大胆的试验: 让病人先“假死”一会儿

大胆的试验: 让病人先“假死”一会儿
[标签:标题]

▲(视觉中国/图)

全文共2040字,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

在危急情况下如何挽救失血过多的病人是一大难题,最近的报道显示,科学家可以利用一种被称为紧急保存和复苏术(EPR)的技术让病人首先处于濒死阶段,为手术赢得宝贵的时间窗口,从而挽救病人的生命。

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

文 |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张田勘

责任编辑 | 朱力远

英国《新科学家》杂志2019年11月20日报道了一则新闻,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塞缪尔·蒂舍曼(Samuel Tisherman)和亚利桑那大学的彼得·瑞伊(Peter Rhee)组成的研究团队实现了对人进行假死的试验,目前已经至少将1名濒危患者置于假死的状态。这意味着,通过假死来治疗那些存活几率不大的病人将有可能实现。

蒂舍曼等人所称的假死与现在临床上的假死概念有区别也有融合。在临床上,人的死亡分为濒死期、临床死亡期(脑死亡)和生物学死亡期,三者之间是逐渐递进的,但并没有明确的界限。由于脑死亡和生物学死亡都是正式死亡(脑死亡在部分国家被法律认可),临床上指称的假死主要是指濒死期,此时,身体各个器官功能极度微弱,逐渐趋向于停止,生命体征不稳定。主要表现为意识模糊不清、昏迷、呼吸障碍、心跳减弱、血压下降、机体因缺血缺氧而出现代谢紊乱。

蒂舍曼所称的假死是指用一种称为紧急保存和复苏术(EPR)的技术来让病人处于濒死阶段,这个时段可能有数小时,但是病人却并没有真正死亡,从而在这段时间进行手术,挽救病人的生命。EPR的具体做法是,用冰冷的生理盐水溶液替代患者血液,将大脑和身体迅速冷却至10-15摄氏度,此时身体细胞就不需要维持在平常37摄氏度时的血液供应(主要是供氧),而且能维持大脑功能。

过去和现在临床上常见的情况是,如果有急性创伤如枪伤或刺伤(伤及大动脉、主动脉和心脏),患者会迅速失血,至少达到身体一半以上的血液,再加上心跳停止后,对全身各组织器官的血供会随之停止。这对于大脑来说犹为致命,如果停止血供5分钟,大脑就会因为没有获得血液中的氧气供应而致脑损伤和脑死亡。有时,即便能把病人抢救回来,但因脑死亡,最后病人还是会死亡。

采用EPR来抢救大失血病人的想法既来自于现实,也来自于蒂舍曼在医学院读书时的导师彼得·萨法(Peter Safar)。在生活中,常有大出血病人在半小时内就会死亡。蒂舍曼上医学院时,也目睹了导师发明的心肺复苏术(CPR),以抢救心脏和呼吸骤停的患者,如今CPR已成为一种普通的急救治疗手段,通过对胸腔施加压力的方式来按摩心脏,使之恢复跳动。

但是,如何让失血患者也能得到有效急救则是另一个课题。此前的传统做法是输血,但如果血型不符和没有足够的献血,也不能及时挽救患者。另一种可行的方法就是蒂舍曼在后来获得的启示,低温冷冻可以降低人和动物的新陈代谢,让组织器官存活更长时间。

此前,蒂舍曼的导师萨法就尝试过这方面的工作。萨法曾进行过一种亚低温治疗手术,把人体放到冰袋中,使体温降至33摄氏度左右。此时细胞开始放慢新陈代谢,组织和器官也减轻了因为缺氧而造成的破坏,因而能够延长手术时间。术后,在对病人进行心脏复苏的过程中向血管注入氧气,有助于让病人苏醒过来。

血液主要是对人供氧和供能。人缺少能量好几天也能存活,但是没有氧气,生命只能维持很短时间。把人的体温降下来,可以让人的所有组织器官,尤其是大脑对氧的需求大量减少,即便没有血供,也能以濒死的状态维持生命体征几小时。

根据这个原理,2002年,另一个研究团队、美国密歇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在猪身上测试了低温技术。研究人员先让猪受到创伤失血,再用冰冷的生理盐水取代猪的血液。一旦猪的体温降到10摄氏度,就缝合猪的伤口。手术后再为它们升高体温,同时猪体内的生理盐水也被换成猪自身的血液。这个试验表明,大多数猪的心脏都能再一次跳动起来。2015年蒂舍曼团队重复了这项研究,令他们震惊的是,猪不仅能“起死回生”,且几乎不会出现什么副作用。这些猪只是当时会有些晕眩,但第二天就恢复正常了。

由于有动物试验的成功,最近蒂舍曼团队对一名患者进行了类似的试验。虽然他们声称获得成功,但是目前并没有透露被置于假死状态的患者是否存活了下来。

对危重病人实施EPR的重要根据在于,遭受枪击、刺伤而大出血的患者往往生命垂危,他们的生存时间也就几分钟到半小时,加上运送病人的时间,医生真正能做手术抢救病人的时间不过几分钟。这类患者的生存率不足5%。

但是如果患者被送到医院后能对他们实施EPR,马上用冷却的生理盐水替代其体内的血液以降温,患者的大脑活动几乎完全停止,就会争取到至少2小时的抢救时间,再进行手术,以挽救患者的生命。

现在蒂舍曼团队只是对一名患者进行了EPR试验。不过蒂舍曼团队称,他们下一步是进行对照研究。招募两组患者,一组是10名患者,接受EPR治疗;另一组也是10名患者,他们处于病危状态但还有一线救活的希望,但接受的是常规治疗。

蒂舍曼团队称,这项试验已经获得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(FDA)的批准,而且无需患者同意,因为所有参与试验的患者都遭受了致命伤,找不到更好的治疗手段,相当于用EPR技术来进行最后一搏。

这个大胆的试验最终结果如何,要到2020年底才能揭晓。其他人都在看:

Categories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