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哭的周迅“救”了这档节目

爱哭的周迅“救”了这档节目
[标签:标题]

每个看完《奇遇人生》第二季最新一期的观众,都会发出感慨——

“中国的真人秀,以后多请周迅参加吧。”当她和阿雅去往日本爱知县的小村落,拜访了一位阿尔兹海默症老人的家庭。用最真挚的眼神和最纯净的心灵,陪伴在日本老奶奶道子身边,听她诉说和失忆丈夫的爱情故事。观众命都哭掉了半条,也成功“救”回了这档节目的口碑。为什么说“救”呢?看看上个月第一期播出后,和最新一期播出后,网友的评价变化就可见一斑。要知道,去年第一季虽然没啥大爆的营销噱头,但8.9分的豆瓣评分还是证明了其质量的过硬。人人都在说这节目实在太温暖、太高级、太稀缺了,“仅是安静地呈现,就有万钧之力”。直到Angelababy作为开篇嘉宾出现在第二季首期,被安排跟着一位骑行大爷在加拿大冒险。却一会儿嫌累要住旅馆,一会儿生理期骑不动车,旅程大半都是在休息,甚至影响了主人公的计划。

虽然清楚节目组把AB放在第一期,肯定是为了话题度考虑。

但看到娇滴滴的流量小花被全网嘲“不敬业”,还是让很多观众对《奇遇人生》第二季的期待,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。

同时牵扯出一个很有意思的讨论——“真的不是所有明星,都适合这种人文气质浓厚的节目的。”

在同一个制作团队的同一档节目里,周迅和Angelababy的表现之所以能带来“一个天上一个地下”的舆论反响。明眼人都知道,光一句“刻板印象”肯定解释不通。更能看出来,Angelababy和整期节目有多违和。

违和感,不仅是导演指出的“娇气明星架子”。

无论是生理期体力跟不上剧烈运动;还是在流量金字塔顶上养尊处优惯了的女明星,住不惯野外帐篷。是不敬业,但倒也不稀奇。她的最大问题,在于心态的违和。

这期的主人公,是名副其实的“硬核爷爷”老徐。他从2007年开始,骑自行车跑遍了亚洲、欧洲、澳洲等25个国家,12年累计行程超过11万公里。今年72岁高龄的老徐,又独自一人踏上了骑行北美的旅程。这样一位信念感、意志力和计划性都极强的老人,和AB和阿雅的第一次骑行,就是和两位女明星宣布自己的原则:“我一步车也不坐,别指望我停下等你们。一直跑,才有动力。”

他普通话不标准,也没啥文化,能说出最有文采的一句话,就是用最朴素的大道理,生硬地催只顾给彩虹拍照的AB和阿雅:“不要流连一个景,前面还有更好的。”

因此,老徐不能理解为什么Angelababy能把自己严肃的人生追求,说成是“上学路上的兜风”;

而骑上坡时早就累得气喘吁吁的后者,更无法理解老徐喊出那句“把档弄到最高,哇哇地使劲跑,享受享受”时,那极度自嗨的兴奋感。这割裂并不稀奇。Angelababy从14岁起,就在鱼龙混杂的港娱圈摸爬滚打。见惯了狗血、习惯了迎合功利的她,本身就对这静水流深的坚持很难共情,下意识觉得“精彩”才能火:“平平淡淡的生活,也没有人要看。”但向来敏感多情的周迅,就正好是另一个极端。第一次和阿雅去养老院探望日本老爷爷时,看到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人们拍手唱着歌,她就绷不住眼泪了,冲去墙角默默擦拭。短短一期节目里,周迅哭了七八次。有的是为了爷爷奶奶默契的情歌,有的是想到自己父母的婚姻,也有的,仅仅是为能见证阿尔兹海默症家庭和美幸福的场面而高兴。“他们两个好有话说,好亲密,好温柔。”“我今天看着道子女士的时候,我想我太感激能跟她有这样的缘分,了解这么一家人的生活。”说起来,周迅在一期节目里的出境时长其实远不比Angelababy。甚至在背景音里说的话,都少很多。和这家人同吃同住、完美融入的她,每每出现都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。对静静诉说着老故事的日本奶奶,报以最尊重的聆听。听到动情处,和奶奶对视一笑。对虽然不记得家人名字,却依然注重仪表风度的前学者老爷爷,发自内心地竖起敬佩的大拇指。日本一家人并不知道她是名声赫赫的巨星,便和对面的中国女孩事无巨细地讲着关乎爱情、生活、亲情的一切。周迅听得入迷,也时不时地和爷爷奶奶进行可爱的互动。像小伙伴一样,用“糖好不好吃”和鬼脸,逗爷爷高兴。看到这样的场景,没有人会觉得大明星周迅是个“闯入者”。

回到开始那个问题,什么样的明星适合参加人文纪实类节目?观众或许觉得Angelababy这样的“人设女星”,就天生和“走心”的节目无缘。

但其实当前者被群嘲“不该参加”后,作为节目的主创,阿雅曾回应道:“《奇遇人生》是个有包容度的节目,如果只能某些人才合适来,就丧失了这个节目的精神”。的确。《奇遇人生》当年受好评就在于,它让明星“看”,而不是“被看”。用真实故事的感染力,让明星们卸下心防和人设,参与到普通人的奇遇里。

正巧阿雅自己,也是个有很强人文情感捕捉能力的对话者。

她礼貌也有分寸感,能发觉故事主角的内心波动,及时抛出问题;也能在毛不易触景生情“自己让妈妈失望”时,及时安慰:“你千万不要这么想。因为我是一个妈妈,妈妈永远不会觉得孩子不成功。”

当普通主人公和节目组打开心扉,明星就很容易卸下武装,展现出鲜为人知的一面。比如小S平常疯疯癫癫的,但看到失踪的小象,就想到了自己的女儿,哭得一塌糊涂。

也正因为故事足够有感染力,节目组不是没请过貌似“不合适”的嘉宾,呈现出的效果倒也没那么违和。

你可能还记得上一季,见了导演第一面就是“这不是我爱干的事儿,我想回家”的朴树。他在去古巴的旅途里,又拧巴,又抗拒沟通。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觉得跟谁都没什么好聊的,也拒绝导演安排的骑摩托车活动。不过结果大家也知道了,朴树入乡随俗地坐了一回摩托就“真香”了。像个大男孩一样,缠着节目组要全程骑摩托。最后也和当地的乐队音乐人,快活地玩在了一起,

第二季里的刘雯,也是被动融合型的明星。虽然她在T台上以大方洒脱的笑容著称,但私底下的性格却是比较小心翼翼,习惯性遮掩真实想法那一挂的。

“我觉得自己像只机器人一样,固定地做流水线一样的东西。工作、拍照、出席活动、采访。”“工作就是我的男朋友。”因此当她和那期的嘉宾,一群酷爱登山、帆船等刺激极限运动的女性户外探险者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刘雯的第一反应就是:

“我羡慕她们敢爱敢恨的态度,但我做不到。”出于模特的职业习惯,一期节目里,她大概说了得有100句对不起。晕船要道歉,出汗穿不上装备也要道歉,生怕给同行人带来一点点麻烦、耽误节目的进度。

身为一个配合者,刘雯做得堪称满分,但却一直难以和嘉宾做到情感互动。就算被直接问到单身问题,也用最安全的方式回复。直到导演和嘉宾一起对她进行了“扎心二连”,刘雯一下子忍不住泪水了——你不是喜欢单身。“一个人很好,工作就是我的男朋友。”“你不是不想找,而是找不到。”

你也并不是真的快乐。

“我的生活挺好的,因为只记得快乐的事情。”“所以,你会选择性记忆。”

看到这一幕,有弹幕质疑节目太残忍,何必非得逼刘雯露出脆弱难堪的一面。但其实她的泪,倒不是出于愤怒和崩溃,而是终于放下包袱的释然。从这期最后,一群独立女性围绕在炉火旁的欢声笑语就能看出来。当她们用各国的俗语,彼此交流着人类共通的相亲苦恼:“我朋友说,你得亲吻很多只青蛙,才找得到自己的王子。”

被女探险家们带动的刘雯,终于知道了自己也能这么勇敢,也能这么不顾一切地疯一次。

你看,普通人看似俗气寻常的生活,就是有如此出于泥土中的真实魔力。有的同理心,是小S这样,内心柔软之人的天性流露;也有人,是朴树和刘雯这样,被迫放下压力后的长呼一口气。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,都足以让人展现出真实而有魅力的一面。问题是,更多长期面对镜头的名人,看世界的方式是自说自话的,已经有纯熟的范式应付一切陌生的事物。比如“放下”这俩字,就是注定和Angelababy这代明星无缘的。连她亲身经历过困难骑行之后的“感悟”,都显得像凭空而起的商业化对答。骑不动车时,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自己对职业生涯的“反思”:“曾经也有过一段时间,是为了赚钱。我现在是愿意追求精神上的东西,我觉得是对我自己活到现在的一种负责任吧。”在国外被粉丝认出来是黄晓明的老婆时,她又立下誓言说,不满足于因为“老公很好”被人记住,还是要有一部作品让观众记得:“得让大家看到我一步一步的改变,和一部一部出来的作品。”

这些感触看似“三观正”又正能量,看似每一句都是不容反驳的大道理。但和她在节目里真实呈现出的状态,和被泡沫堆出来的流量地位比起来,就特别格格不入。

以至于每一句都像是凑字数的作文,堆砌了无数看似华丽、却空洞无物的鸡汤用词。就算导演直言,希望能从她身上获得“更真实的东西”,而不是“被美化过的东西”,依然被巧妙的话术躲避开:“美化是对观众的尊重。美化过的东西,你觉得不漂亮吗?”

尤其是和骑行者老徐嘴里,浓缩了生活智慧的“大俗话”相比——

“人不能在蜂糖罐里,见不到太阳的。”

“路是我们,自己走的;不是他们,拍出来的。”

Angelababy各种冠冕堂皇的发言,实在显得太滑稽、太苍白了。只能在离开节目的车上说一句:“我真的学到很多东西吧。”

观众都明白,浅尝辄止地打了个卡之后,她很难真的学到什么东西。于是大家也下意识觉得,越是有名的明星,就越难以普通人的交流方式看待问题。直到周迅来了。她出彩的地方,不只是有普通人的同理心,更在于能以普通人的视角对世界真诚而好奇地发问。正如她周迅在节目最开始的旁白里,抛出的问题:“当一个人回忆都没有的时候,那最宝贵的是什么呢?”一下子把观众也带入了这户日本阿尔茨海默症家庭的故事里,共同踏上了寻找答案的旅程。强烈的共情能力让她一直代入自身,想象着如果“记不住爱人”的是自己或者自己丈夫的话,要怎么办。

“我在想如果是我的先生,我一定以泪洗面”而当向来相信爱情的周迅听到老人彼此相爱相守,但奶奶却要因为病痛,消失在爷爷的记忆里。这更给了她巨大的冲击,“我很怕死啊,也怕被爱人忘记。”好在道子奶奶更温柔,用一番话抚慰道,即使被迫忘记,也可以用家人的爱创造彼此之间崭新的联系。“我们也没有忘记爸爸,我们很珍视爸爸,我们可以望着爸爸的背影。”正如导演陈国富对周迅的评价:“她只能先把东西咀嚼、咽下去、吸收,变成血液、能量和糖分,才能表现出来。”这是和她理解世界的方式密切相关的,也是无数已经脱离底层社会久了的名演员,依旧能演好小人物的原因。而当明星用普通观众的方式去感知、去发问,观众也自然能获得第一人称般的感触。从养老院回来后,看到道子奶奶乐观积极的态度,阿雅和周迅自觉破坏了一家人向上的气氛。不由得默默道歉:“我们一直在流眼泪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奶奶倒是反过来安慰道:“看到你们流眼泪我就知道,我们说的话你们都有理解,都传递到了你的心里,我很感动。”

“传递到心里”,这五个字在现在的综艺节目里实在是少见。它难在,即需要脱胎于生活的戳人主题,需要观众安安静静地尊重人与故事。更需要不管多大牌的明星,都能葆有一颗孩子气的灵魂,蹲到平视的距离去感知倾诉者或大开大合、或细枝末节的人生情绪。节目的最后,45岁的周迅明白了“好事与坏事是相通的”道理。世界上太多形形色色的人,大可不必为之悲伤。而是去体会积极的一面,为他们的爱所感动。然后传递出去,就够了。这个收获,真的比任何口号式的自我吹嘘都要有意义,也更让观众怅然若思。


·一 周 热 点 回 顾 ·这样的节目就该多请“周迅们”↓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